天真老婆傻傻爱

娱乐新闻 2020-02-16187未知admin

  不管是褚西凉有什么理由,他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把我推给不相干的人,都让我深以为辱。

  西缘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见我不提,他很体贴的没有多问。日子在一天天的忙碌中流逝,每天看着筹备工作日渐完善,心里便涌起充实的感觉。

  画展宣传力度非常大,齐川集团的人脉网显示了其巨大作用。开馆第一天场面盛大,除各大的记者受到邀请外还有政商以及学术界泰斗。

  我平时喜欢穿得休闲随意,但因为负有接待工作,头天晚上为着衣着很是纠结了一下。西缘原本有意带我买一套应付,偏我死活不干。回家后,求助郝静夜和苏宁。两人拍着胸脯,一定让我穿得体面得体。

  西缘一早来接我,他穿了一身正式的西装。靠在兰博基尼旁,愈发显得身材修长,玉树临风。看见我出来,他明显愣了一下。眼神直直望过来,竟有几许。

  被他这样看着,我的心不住咚的漏跳一拍。脸上霞飞似火,浑身不自在起来。走到他面前,重重咳嗽了一下。

  我不由有些窘迫,皱眉担心道:“我穿这样,是不是很奇怪?很不合适?我本来不想这样穿,可是……”

  “豆豆,你很美!”西缘回过神来,眉目含情的看着我。醇厚悦耳的声音压得低低的,他的唇边漾起温柔的笑:“怎么办?你这样,害得我想把你藏起来!”

  老实说,这一身打扮实在让我别扭。长发被松松挽了起来,用一只铂金蝴蝶卡住,只留小股弯弯区区垂落肩头。一袭珍珠色的旗袍紧紧包裹身体,开叉虽然不算很高,依旧将一双腿若隐若现露了出来。而脚下那一双细跟高跟鞋,让我不得不用极大的力气保持平衡。

  “谁在笑你!”西凉一本正经的板起脸。眼神凝在我的脸上,他低头道:“我想吻你!”

  眼神一飞,我看到郝静夜和苏宁探出窗边的脸。不由大窘,跺着脚推他:“还不走?再啰嗦下去,我可不去了!”

  到的时候还早,但保安、服务员还有人员都已经到位,各自忙碌。剩下我们两个,倒显得清闲了。

  我注意到展馆中心挂了幅粉色绸子罩着的画,尺寸大约是4米乘3米。可我记得昨晚那个地方还是空着的,扭头看向他,狐疑道:“西缘,那幅画怎么回事儿?难道你还藏私?”

  “什么宝贝,这样的神秘,还非得罩起来!”我不满的撅起嘴,向前走出去:“我要去看看!”

  “豆豆!”他不让我过去,伸出手一把将我拉回去:“别心急!再等等,好吗?”

  我穿着高跟鞋,本来就站不稳。被他这样一拉,立刻就跌在了他的怀里。他话语轻柔,又是那样柔情似水的哄着。呵出的气扫过我的脸颊,使得我的脸一下热起来。我急忙垂下眼,突然觉得有些不敢看他。

  许多人我都是第一次见,其中也有些曾在电视里见过。西缘与他们握手寒暄后,我便安排人引进去。长时间保持笑容,我觉得自己快面瘫了。

  可是,人流越来越多。我不仅要笑,还要保持自然,而脚下那双高跟鞋更让我几欲死去。

  韩夜影也来了,穿着一身利落的职业装。一进来,她的一双眼睛就瞅着西缘不放。找了个机会,悄悄在我耳边叮咛:“我的专访还欠着一篇,你可别忘了!”

  我笑着推她进去,一回头便看见余澈也来了,正与西缘握手言欢。他身上那种成功人士的派头,轻易就和将他普通人划分开来。

  “董事长,这边请!”面对衣食父母,我的笑容自然殷勤了几分,亲自陪他进去。这段时间,拿着双份工资,不狗腿实在不行。

  “郝豆豆,你这样很好嘛!”他的目光在我的身上扫过,脸上带着的微笑:“经历这样的大型展览,这段时间应该学到不少吧!”

  “你很有潜力,我会给你机会的。”他停下步子,挥了挥手。目光远远望向西缘的方向,口气里透出长辈的慈和蔼:“到前面去帮西缘吧!他是个好孩子,你要珍惜!”

  董事长该不会是误会了吧?他,莫非一开始就存了做红娘的心思?我不由赧然,脸上火烧火燎的。摇了摇头,正想要转身离开,回首的刹那却看到一对玉人远远走来。目光不由自主的望过去,我的呼吸一窒,瞬间僵在原地。

  程瑶的手温柔放在褚西凉的臂弯中,笑得明媚动人。她穿着酒红的露肩礼服,披着黑色的小披肩。间,流苏耳环轻轻晃动,绸缎质地的礼服顺着身形漾起一圈圈风情万种的涟漪。

  而褚西凉今天穿了件浅灰的休闲西装,名家手笔,一看就价值不菲。西装里衬了件黑色的衬衫,领口处别着水晶扣。那种淡淡的与他的俊容交相辉映,使他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衬得所有人有如空气里的微尘。他正向人点头微笑,柔和了脸庞的线条,隐隐现出一点稚气来。

  感觉到我的目光,他朝这边望过来。眼神一滞,一抹极轻极浅的淡红浮上他的脸。目光中现出一种近似于的,远远望过来,痴痴缠绕着我。

  这段时间,我逼着自己遗忘,居然一刻也没想起过他。我以为我已经做得很好,差点就认为已经成功了。没想到一见到他,心里那股防线几欲全线崩溃。

  他依旧俊逸,那样的出色甚至尤胜西缘。只不过,容颜里却带着抹难以忽视的倦色。

  不知不觉间,他已停下步子。唇微微嚅动,似是在唤一个熟悉而遥远的名字。刀裁一样的眉猛然抽紧,眸光沉痛起来。那样深沉的,就像身体快被撕裂一般。那是切肤的痛,每一个毛孔都在嘶吼扭曲。我在他的脸上寻到一种欲哭无泪的难过,与那纠缠一起,显出一种无望的伤悲。

  那种感情顺着交缠一起的目光传递进我的心里,让我觉得头晕。晃了晃,我竟然难以支撑,人就要往后栽倒。

  “豆豆——”西凉喊了一声,想也没想的把程瑶甩到一边。他猛然跨出一大步,手向前探出。那样子,让我以为他立刻就要冲过来。

  在我以为自己就要摔到地上的时候,有人在后面扶住我的身子,将我轻轻拥入怀抱。

  见我没事,西凉的似乎重又回到身上。他显得很矛盾,露出情非得已却又不得不放手的神情。手远远的收了回去,一寸寸慢慢握紧成拳头。目光在我脸上来回游移,那样的哀伤和悲切让我几乎窒息。终于,他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自己转身走开。每走一步,似乎都不已、重逾千斤……

  我感到虚弱,只觉得连呼吸都费力。身后那人一手扶稳我的肩,一手拿着红酒轻轻晃动,带着一种恍然般的若有所思:“我远远过来时,看见你和画家站在一起,天造地设一般。本以为,你们是一对。没想到,你爱的是褚西凉那小子!”

  我转身面向他。对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程先生,你错了!我原本,谁也不爱!”

  程晋并没有不理我的说话。他向来是习惯掌控的人,话语淡淡却带着百分之一千的笃定:“是因为他身边的那个女子吗?如果是这样,那么完全没必要担心。要是你真爱他,我帮你夺过来就是了!”

  被出部队的陆轩在地库当保安,意外和总裁签下一纸婚约,当上了全职奶爸。暧昧升级,假戏真做,两人上演错综复杂的爱恨情仇。兵王叱咤都市暗世界,高超医术玩转各色。

  实习医生被,鲜血意外流进一本古书,得到医术传承。艺术针灸、驱鬼辟邪、风水玄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成就一代医圣。

  一个夏日的雨夜,他救了熟睡的女领导,本以为是一段奇缘,不曾想却惹上了一身麻烦,更的是,竟然落入了一个精心打造的,让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没根基,没靠山,没人脉,没资源,一个农村走出来的打工者,一步步人生的巅峰。

  时期,出生古玩世家的唐顺因一枚传国玉玺满门,一梦百年,醒来时已借体现代。 依靠前世的记忆,他纵横古玩界,捡漏无数,从不打眼。引得大小姐亲睐,古玩界大佬膜拜。 “这幅画是赝品,因迹百年前已经毁了……”

  一场,一切未知。当李辰醒来时,已在荒岛……与一位、两名空姐,了一场神秘之旅……

  偶然成了天南第一的老公,天南第一豪阀的上门女婿,叶风本以为从此过上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幸福生活,可惜老婆不让,校花小姨子老是缠着自己……

原文标题:天真老婆傻傻爱 网址:http://www.gracefriends.com/yulexinwen/2020/0216/8882.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后继有人新闻网 www.gracefriend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