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i为何燕赵多悲之士

娱乐新闻 2020-02-09182未知admin

  i为何燕赵多悲之士_民生_生活休闲。为何燕赵多悲之士 太子及宾客知其事者,皆白衣冠以送之。至易水之上,既祖,取道,高渐离击筑,荆 轲和而,为变徵之声,士皆垂泪涕泣。又前而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 复还。”复为羽声

  为何燕赵多悲之士 太子及宾客知其事者,皆白衣冠以送之。至易水之上,既祖,取道,高渐离击筑,荆 轲和而,为变徵之声,士皆垂泪涕泣。又前而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 复还。”复为羽声,士皆瞋目,发尽上指冠。于是荆轲就车而去,终已不顾。 ——《史记刺客列传》 “燕赵”本是战国反秦战争时期的一种身份和地域符,但在日后其含义逐 渐降低,地域含义逐渐增强。现今“燕赵”是的别称,但广义上的燕赵不仅包括河 北,还包括着、天津、中南部,以及山西北部,辽宁、河南、山东的部分地 区。 魏晋以来,以燕赵作为地域名称来写作诗文的作品渐增。韩愈言:“燕赵古称多 悲之士。”王昌龄写过;“拂衣去燕赵,驱马怅不乐。”于是悲成为了燕赵民风 的代表。也成为自豪的地域符。那这风是何时开始形成的呢? 战国:悲的奠基时期 战国时期燕文化的核心地区在与地区,赵文化的核心在现在的 与山西东南部地区。 春秋战国时期这里有多个少数民族建立的小诸侯国,而这些小封国早在商朝时便存 在,为当地的土著居民,代国是林胡人建立,中山国是鲜虞人的国度。 《史记》:种、代,石北也,地边胡,数被寇。矜懻忮,好气,任侠为奸,不事农 商。上谷至辽东,地卓远,希,数被寇,大于赵、代俗相类。而民雕悍少虑,有鱼盐 枣栗之饶。 史记中提到的种、代地区是指汉代石邑县北部的恒山(又称常山因避汉文帝刘恒之讳 而改称,是今天的曲阳县西北部的大茂山)以北的地区,包括现在怀安、蔚县以西, 山西阳高、浑源以东。 这里曾为少数民族“代”的所在地。这里的性格倔强,有习武之风,多 行游侠之事不畏法。不从事农业商业。 种、代地区 而上谷至辽东地区则为燕国北郊,包括今天的、密云、平泉县和辽阳 市以及辽宁义县。 这里民风习俗与代地相似,民风彪悍,做事果断不瞻前顾后。《管子》记载“燕之水 萃下而弱,沈滞而杂,故其民愚戆而好贞,轻疾而易死。”可见在战国时期,燕赵民风彪 悍多行游侠之事,重义气而轻。 上谷至辽东地区 “任侠”的风俗对这里影响很大,如战国四君子之一的平原君好养宾客的习惯,于是 地,义以持重,而好气任侠为地域特征。 另,《战国策》有记载称赵国是“天下善为音,佳丽之所出也。”笔者只知道在现今 地区仍传言出,原来古已有之,燕赵民风的形成主要是地缘和民族融合 的原因。 赵女亦不是普通的赵女 罗敷,是城(今市县三陵乡姜窑村)一个姓秦的农家女,以采桑 为生,大约生活在汉末至三国时期。她忠于爱情,热爱家乡、热爱生活,是古的 代表。作为历史文化的著名典故之一,她的故事被广为传颂,为乐府《陌上桑》的主 人公,在《孔雀东南飞》中代指。。。不同时代画风差异很大 种代、上谷、辽东地东是华北向的过渡地带,属于农业与畜牧业接壤地带。海 拔多在 1000~2000 米,气候干燥。 春秋前期这里生活着戎狄和东胡部落(东胡乌丸之先,后为鲜卑。在匈奴以东故曰东 胡《素隐》)。而这两个民族都属于游牧民族。《左传·昭公四年》:冀之北土,马之所 生,无兴国焉。 中国 400mm 等降水线 赵襄子用计杀了代王吞并了代地。这使赵国的控制地域深入游牧区。赵武灵王时进行 “胡服骑射”的,并在公元前 305 年攻占原阳(今呼和浩特东南)作为骑兵的训练驻 所。 “惠文王二年,主父行新地,遂出代,西遇楼烦王于河西而致其兵。”《史记·赵世家》。 致其兵:招募胡人作为士兵。而此时游牧民族的生活习惯和性格就开始不断地影响着燕赵 地区。 在游牧世界大规模拓展范围的赵 由于与游牧民族接壤,以及游牧民族生活习惯导致的的特点(地边胡,数被 寇),边境地区常年备战尚武,使得此地民风彪悍。(而武灵厉之,其谣俗犹有赵之 风) 先秦时期马具尚不完善,未发明马镫,以至于战国时期骑兵对骑术要求很高,所以骑 兵在整体部队所占比很低,大多数国家都以战车为主。 但骑兵的培养极其受到赵国的重视。骑术恰恰是游牧民族从小培养的。儿能骑羊,引 弓射鸟鼠,少长则射狐菟,肉食。士力能弯弓,尽为甲骑。其俗,宽则随畜田猎为生 业,急则人习战攻以侵伐,其天性也。其长兵则弓矢,短兵则刀铤。于是赵武灵王推动自 上而下的称“胡服骑射”并积极收纳胡人士兵,这对民风产生巨大影响。 一车四马的战国战车,相比骑兵还是受到地形的很多 战国策之胡服骑射 燕赵悲在春秋战国时期尤为突出的原因也要结合当时时代背景。春秋后期 “士”阶层的文武分途,导致“武士”向“侠士”转变,而侠士和雇主形成主宾关系,侠 士推崇“死节”的价值。民间自发的“士为知己者死”、以及食客为所依附者的 江湖自然而然成为了士阶层与民阶层交往的主导意识。 再加上当时的背景为“侠士”提供了的土壤,之间的战争愈加惨烈,精 英阶层开始不惜一切代价的动员整个国家投入战争,游侠群体当然也是培养、争取、团结 的对象(如:太子丹和燕昭王),这些共同推动了当时任侠好勇的风气。 胡化 到了汉朝,匈奴被击败后,北匈奴迁居漠北,而南匈奴迁居塞内。内迁匈奴多居于山 西地区。阴山地区出现真空。辽东乌丸部落向此地迁徙,且扩散到幽、并等州的北部地 区。 “二十五年,辽西乌桓大人郝旦等九百二十二人降汉,贡奴婢、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牛马及虎豹、貂皮 等。汉乃封其渠帅、大人共八十一人为王侯、君长,许其内迁,使驻牧于辽东属国、辽 西、右北平、渔阳、广阳、上谷、代、雁门、太原、朔方十郡鄣塞之内,其地大约相当于 今东北大凌河下游、北部、山西北部和中部、内蒙南部、鄂尔多斯草原一带。” 大量北方游牧民族迁居塞内各郡县(地图来自中国历史地图集) 东汉末年大量战乱的中原百姓与鲜卑、乌丸聚居于上谷、辽东、辽西、右北平等 郡。《后汉书·乌丸鲜卑传》:“时幽冀吏人奔乌丸者十万余户”。胡汉错居的格局形成。 同时蔡邕口中的:“幽州铁骑,冀州强弩,为天下精兵,国家胆核。”开始越来越多的出 现在史书上。可见鲜卑乌丸等少数民族对燕赵之地的影响。 南北朝十六国以来受战争影响,人口流动更加频繁,大漠游牧民族大规模南下对燕赵 文化产生巨大影响。据考察北朝融入汉族的少数民族有 10 多个。襄国(山东阳谷西 南)、邺城(今分为市临漳县和成安县)等地成为匈奴、鲜卑、羯等民族的聚居地。 《晋书》:“鲜卑之众,星而燕代。”仅在光初三年(318)石勒攻靳准,就迁徙了羌 族、羯族降众十万余人落于冀州。 西晋的五胡杂居与政区划分(五胡乱华即将) 在少数民族内迁的同时中南部汉族大规模迁徙南方。以南和河南以北成为大 放牧区。 在永嘉以前,文风鼎盛,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多出,所以古有关东出相,关西出将之说( 与河南即为关东主要地区) 。不过永嘉之后,世易时移,骑射之风日滋。 胡人的中坚军事力量基本依仗本部族人,想要成为统驭军队的将领必须勇武 过人,弓马娴熟并且得到胡人上层和军士的认可。 而史念海先生在《唐代前期关东地区尚武风气的溯源》一文中统计。在魏、齐时代不 包括北周,共有九十三名出自关东、关西的将帅,而关东就有五十七人之多。并 且认为:“这种尚武是和关东各族杂居关系分不开的。” 隋唐时期,北方再次出现强势的游牧民族:突厥。突厥在发展过程中为东西 两部。开皇七年(587 年)厥沙钵略可汗请求游牧于恒代之间,得到了隋朝的同意。 山西和北部,南部成为突厥活动区域。 隋与北方突厥 贞观四年(630 年)厥为唐所灭,十万突厥部众被内迁安置,设有羁摩州用以管 理(大臣多以为应依照突厥风俗安置,不宜强制汉化)。 当时道管辖的羁摩州数量很多,在今承德、宽城、平泉、隆化、淬平、丰宁 等市县境内设有奚族为主体的饶乐都护府,突厥的顺州都护府初侨治营州玉柳戌,天宝初 年侨治于幽州城中。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 唐饶乐都护府与顺州都护府 羁摩州府的设置使大量侨治番州存在于幽州境内,有突厥契丹各族。《旧唐书》记载 番族人口有 2 万户,占幽州总人口三分之一。 日后安史之乱中,百年间迁入的大量胡人最后多成为安史叛乱时的叛军来源, “安史之乱,一切驱之为寇,遂扰中原”。 此后藩镇割据之时,三镇节度多目仪,好勇善战,于是周孔名教渐衰,骑射 之风盛行,被人视为蛮夷之地。胡化在唐代中后期特别是在藩镇割据初期数年内达到高 潮。 藩镇割据,尤其华北的河朔三镇最为强劲(范阳节度使、成德节度使、魏博节度使) 元朝定都之后,不再是军事对抗的前线,而成为了天子脚下,达官贵人富商巨贾 在这里,人们生活越来越奢靡,靡靡之音对风俗影响越来越大,再加上受儒学教 化的影响,幽燕地区自古以来的尚武民风逐渐转变。

原文标题: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i为何燕赵多悲之士 网址:http://www.gracefriends.com/yulexinwen/2020/0209/4937.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后继有人新闻网 www.gracefriend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