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新闻利可资产潘玮杰:2020年债市仍具吸引力 关注可转债投资

财经新闻 2020-05-23101未知admin

  原标题:利可资产潘玮杰:2020年债市仍具吸引力 关注可转债投资机会

  摘要

  【利可资产潘玮杰:2020年债市仍具吸引力 关注可转债投资机会】作为资深市场人士,他如何看待2020年的宏观经济表现?债券市场存在哪些投资机会?近期央行降准对市场有哪些影响?2020年,A股市场又将怎么走?对此,东方财富网邀请到了上海利可资产执行董事潘玮杰先生做客《财富观察》栏目,跟大家分享精彩观点。

  本期嘉宾介绍:潘玮杰,泰兴基金研究部及总裁办,总经理助理,目前担任上海利可资产管理有限执行董事,多年来深入研究国际宏观经济体系,具备国际化视野。十五年国内经验,擅长从宏观角度市场行为,深耕国内债券市场,2013年至2018年复合增长率超过11%。

  作为资深市场人士,他如何看待2020年的宏观经济表现?债券市场存在哪些投资机会?近期央行降准对市场有哪些影响?2020年,A股市场又将怎么走?对此,网邀请到了上海利可资产执行董事潘玮杰先生做客《财富观察》栏目,跟大家分享精彩观点。

  潘玮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展望2020年,中国P实际增长率一定会在6%以上,名义P增速则可以达到9%左右。

  对于债券市场,潘玮杰表示,相较全球债券市场,目前中国债券市场依然是最有吸引力的一个市场。另外,近来币的稳定也给外国投资者带来了可预期的汇率空间,而这些给2020年债券市场的稳步发展提供了一个的基础。投资方向上,投资者关注2020年的可转债投资机会。

  以下为全文采访实录: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财富观察。首先我们通过短片来认识一下潘老师。

  主持人:我们欢迎潘老师作客,潘老师,您好。

  潘玮杰:主持人好,各位投资者大家好,非常感谢能够提供这样一个机会和平台跟大家交流。

  主持人:临近年末,央行公开市场操作频繁,加大马力护航跨年资金面,您对于2020年的经济是如何看待的呢?

  潘玮杰:好的。首先我们谈一下我们对2020年整个的一个宏观运行,财经新闻这有几大特点,我们认为最大的一个判断就是中国P的实际增长率在2020年肯定是可以保持在6%以上的,而且我们更看重一个名义P的增速,我们预估2020年中国名义P的增速可以达到9%左右。这就意味着我们目前的居民收入水平也好,企业的盈利状况也好,包括的财政收入状况也好,以及进出口的这些状况,都会在2020年有一定的复苏和改善,所以我们对明年的整个宏观经济的状况还是一个偏乐观的判断。

  偏乐观的判断信心,主要是来自于四方面,一个是我们自身的一个宏观研究也好,我们的一个模型告诉我们,中国现在的经济周期从2000年以来的近20年的时间当中,现在已经是第五轮的这样一个库存周期,已经开始进入了一个底部状态,马上要出现回升了,这对短期经济的判断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依据。

  第二方面的信心主要是从我们目前的的产业状况来看。在2019年的时候,大家看到了的增速可以说是比较一般。到2020年,我们判断整个对名义P的拉动速度,将从现在的负面、比较一般的状况,转而进入一种正面比较好的状况。单就汽车这一个行业,就有可能会带动名义P增长0.5%左右。

  再考虑到的行业,比如说基建,最近市场上也一直在讨论基建的问题,我们认为明年的基建对名义P增速的上拉效果也会超过0.5%。所以从各个产业的情况上来说的话,明年的经济增速也还是有保障的。

  第三方面的信心主要是来自于我们外部出现了一些缓和的迹象,对明年的进出口肯定也会起到一个比较稳定的作用。

  最后一方面当然是来自于我们对宏观经济调控的一些政策的信心。这个不一定需要非常大规模的经济计划,只要能够对明年整体的经济增速起到一个托底的作用就可以了。我们认为这方面,现在目前在年底作出的一些安排,肯定会对明年的经济增速起到一个托底的作用。

  主持人:好的。2019年年末经济金融数据逐渐回暖,之前就有市场观点认为2020年1月份实施降准的预期可能较大,您是如何看待这一观点的?

  潘玮杰:好的,主持人,谈到这个市场,之前大家普遍对2020年1月份有一个降准的预期,这个也是一个非常突出的问题。首先我们回顾一下这样一个观点,我们最近提了一个观点,央行在货币政策的执行,目前表现出来在执行层面上有一个比较大的变化,就是精细化程度越来越高。

  我举个例子,比如说2019年12月,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MLF也好,逆回购也好,大量投放了货币净,投放的数额超过了2000亿元币以上。但是在2019年年底流动性管理需求得到满足了以后,又开始进行了一定的回收。

  同样的,在降准的问题上,就和公开市场操作其实是一样的,降准现在精细化程度也会越来越高,而且它肯定是配合市场整体流动性的需求来进行的。比如说1月份地方专项债以及年初的时候,一般商业都会在贷款投放上有一个比较大的尺度。在这样的情况下,肯定是需要央行在流动性安排上做一定的准备,因此我们之前就认为有可能会配合降准措施来进行。

  同样的,刚刚说到精细化的问题,就是配合了地方专项债的发行以及商业的贷款投放,这样的节奏就了不会有太多过剩的流动性在金融市场空转。所以我们之前就认为1月份降准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货币政策的全面放松,这一点还是要提醒投资者。

  主持人:好,您觉得降准会给市场带来哪些不一样的变化呢?

  潘玮杰:这目前来说降低准备金率,是央行执行货币政策流动性管理工具当中一个最重要的一项。我稍微解释一下,降准首先对金融机构来说,特别是商业来说,可以获得增量的资金,成本肯定是最低的,因为它这个是不需要支付任何代价的,现在通行的MLF和逆回购,包括一些的流动性管理方式,都是需要商业银行支付一定的成本的。比如说最近的的MLF的成本是在3.25%左右这样一个水平,这个就意味着商业银行需要以3.25这样一个成本从央行这里获得资金。那降准是没有这样的成本,所以降准对于市场的总体的流动性管理上来说,这个是一个非常有效的工具。但是MLF和逆回购这些的货币政策工具,在利率定价上有非常大的优势,就是它不光是从量上,还是从价格对市场的流动性,对中国的整体的货币进行一个调控。

  所以降准虽然是可以从总量上对货币流动性进行一定的调控,特别是为资本市场和实体经济能够创造一个比较宽裕的这样的流动性的状态,但是它的缺陷就是没有价格。现在的中国金融,特别是货币发行机制、货币形成机制的,在基础利率定价这一块是有一定缺失的。所以我们认为接下来的货币政策执行应该是降准,只是为市场创造一个比较宽裕的流动性。更多的是使用MLF和逆回购这些既能从量上又能从价上来进行流动性管理的这样的工具。

  主持人:好的,谢谢老师的一个解读,债券市场也是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和直接渠道,您如何看待近期债券市场的表现?

  潘玮杰:好的。首先回顾一下2019年的整个债券市场,确实在规模发展上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轨道,到年末的话,中国债券市场的总市值第一次突破了95万亿元,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债券市场。

  同时在市场对外方面也有一个非常大的迈进。国外投资者持有的债券市值也首次超过了2.5万亿元,所以最近大家可以从债券市场上还是可以看到非常多可圈可点的地方,比如说2019年末的时候,10年期的国债收益率保持了一个非常好的状态,没有像往年一样,到年末以后资金比较紧张以后,会出现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上扬,年末时候还是保持在一个3.2%以下这么一个水平。

  即使在这个水平下,我们看到对比全球债券市场,中国债券市场依然是最有吸引力的一个市场。虽然美联储在上一次的议息会议暂停了美国降息的步伐,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出现了一定的回升,回升到1.75%到1.9%的水平区间,但是中国债券利率水平依然要比美国要高150个基点这样的水平。从全世界来比较的话,这个是相当有吸引力的一个水平。同时我们也看到最近币的汇率又比较稳定,开始进入一个稳态化的这样子的状态,也给外国投资者带来了一个比较可预期的汇率空间。这些都给我们期待2020年的债券市场的一个稳步发展提供了一个的基础。

  主持人:对,您觉得信用债的表现跟以往会有一些新的突破吗?

  潘玮杰:您提到的信用债问题,2019年债券市场有一个比较突出的现象,就是信用分层比较严重,利率、国债、金融债的表现都非常好,但是有一部分的信用债,因为信用债违约的问题出现了在利率,表现出来的就是利率债和信用债的利率水平差距比较大。财经新闻但是我们认为其实是中国债券市场一个市场化程度的一种表现,是它对风险定价机制这样重建的一个过程,因为原来有可能不用考虑债券违约,它有一定的刚性兑付在里面,现在大家都要对风险进行一个市场化的考量,要把它计算在债券的价格之内。

  所以我们也在2019年看到一个非常突出的现象,就是地方债也好,城投债也好,表现非常好,发行量也很大,然后整体的市场价格也表现出来一个非常好的状况。这个就是目前这种市场风险偏好下,风险利率定价机制形成的这么一个市场现象。我们认为在2020年这种风险偏好,如果企业盈利能够有所好转,抵御风险能力能够增强之后,这种风险偏好会得到一定程度的修正,所以我们对信用债的表现也还是在2020年是有所期待的。

  主持人:好的,谢谢老师的一个,您接下来看好哪些方向?跟我们大家具体的讲一下。

  潘玮杰:好的,一般债券市场就是利率债、信用债、可转债这三个比较大的方向。在2020年我们是特别关注可转债这一块,利率债和信用债应该可以获得一个比较平均的收益率。比如说利率债,它主要是看货币政策,2020年的货币政策从现应该是以稳为主的,不会有太大的、过分的宽松或者放水这样的情况。所以我们认为利率债应该是会表现比较稳定。

  再来看信用债,信用债当中,我们还是比较看好财务结构、现金流状况比较好的那些地方城投债、地方债、地方专项债这些债券。当然也会关注一部分产当中的头部企业,有一些头部企业的债券还常有吸引力的。

  刚说我们对可转债的关注,主要是来源于我们对2020年的权益类市场,就是股票市场会有一个中性偏乐观的这么一个基调和判断,所以我们认为2020年的可转债可能还是可以继续延续2019年的较好发展势头。

  主持人:好的,我们也是注意到有市场观点认为,可转债的一个发行要求,目前可能较高,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潘玮杰:对。当初监管机构制定可转债发行的要求和标准,主要是为了能够投资人的利益,然后再把可转债市场形成一个比较好的氛围,所以它制定的标准略微来说就会高一些。它的初衷也是想投资者的利益。我们认为发行标准和要求肯定会随着证券市场的变化,有一个比较大的变化,特别是目前包括证券法的四度修改,也已经通过了注册制的问题,提上议事日程之后,可转债它的发行标准也会随着注册制的深入,逐渐会变成一种更为市场化的方式。

  简单来说,今后买者自负。可转债的发展的这样的进步,肯定也是和投资人对自身的风险管理水平的提高紧密结合在一起的,所以我们认为可转债也势必会有这样的进步。发行要求和投资者的风险管理意识应该是同步发展的。

  主持人:我们回到市场的层面上来,也是有观点认为,随着货币政策空间的打开,市场在更加宽松的程度上会延续上涨的一个行情,您是如何看待?

  潘玮杰:好的,讲到股票市场,我们对于股票市场的判断是在2020年很有可能会出现一些结构性的上涨机会。首先从整体流动性情况来看,确实目前金融市场的整体流动性还是比较宽裕的,而且市场情绪修复得非常好,比如说最近大家看到的科技股、芯片股、光刻胶等等这些概念也好题材也好行业也好,都出现了比较明显的上涨。其实这就是一个,现在市场就可以接受市盈率、估值水平比较高,这么一种状态,其实就是一种市场情绪的修复。对市场风险的一个重新偏好的修复。

  同时,我们也要看到2020年的企业盈利状况会出现小幅度的回升、复苏。但是这个应该是在结构上会有一个比较明显的表现,整体上来说就是一个小幅的复苏,但是从结构上来说,某些行业会表现得非常明显,这种结构性的估值水平的上升和企业盈利的一个复苏,肯定会导致股票市场上出现一些结构性机会,而且这个结构性的机会是很多的。估计2020年的股票市场应该是整体涨幅有限,但是结构性的行业机会会比较多。

  主持人:好的,节目的最后有什么或者是想法想分享给大家吗?

  潘玮杰:好的,新年了,祝愿广大投资人能够在新的一年当中投资有收益,收益节节高。我们还是希望把自己对于投资的,作为最重要的投资依据和大家进行分享。从事实出发,从实际出发,在资金安全的前提下,获得一个比较稳定的收益,谢谢大家。

  主持人:好的,节目最后也常感谢潘老师的深入,今天的财富观察就到这里了,再次感谢潘总,也感谢大家的关注,我们下期再见。

  潘玮杰:好,财经新闻谢谢,大家再见。

  (文章来源:研究中心)

原文标题:财经新闻利可资产潘玮杰:2020年债市仍具吸引力 关注可转债投资 网址:http://www.gracefriends.com/caijingxinwen/2020/0523/47698.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后继有人新闻网 www.gracefriend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